zieo

一只枣:

以下食用方法:

简介图是我最爱的安仙女画的!

更文随心。

主杰园,其余杂食(笔芯)

只要勿ky,勿私自搬运或抄袭,

枣子超好说话👌


搬运请私戳我授权。

【杰园】White lie in black (I)


*给我最爱的安仙女@每天都干劲满满 零嘴次!
*党粮哦耶
*ooc预警
*文笔小学生
————————————


当寂静时骤然响起干净的旋律,正如窗前顺着玫瑰藤淌下的月色,蓦地溅落在黑色大理石砖上,冷芒碎裂、交织、融汇。空气中肆意渲染着的香,是杰克最为钟情的Rosa Damascna


无论是现在还是曾经。它细腻得仿若自然垂落的层层丝绸,每一次深呼吸,肺叶像老旧的电风扇叶微微晃动,初尝时的清,甚至是冷意,眨眼间又涌上一抹柔和,却又夹杂某种奇异的幽暗。


当他沉重的眼帘开启,世界是统一的律动,一点,一点。 落下的音符拉上最后的帷幕,骨节分明的手却僵在了黑白琴键上方两英寸处。


“谁?”他斜眼看向窗边,其实对他来说就算不尝试寻找,也能单凭猎人的直觉感受到他的猎物。


这气息……是人类的?人类会想主动靠近这里吗?


他略微抿了抿下唇,眼神有点冷。


猎物正趴在窗户旁发抖。


“……您好?”


他的猎物探出了小小的脑袋,有几分怯意。但以杰克的视角,只能看见一个缠着绿色绸带的草帽,下面的头发大概是亚麻的棕,有那种想让人摸一摸的柔软感。


顿了顿,猎物低声喃喃道:

“那个…先生您可以抱我进来吗,穿着裙子行动实在太不便了。”

还似乎不满地嘀咕了一句“如果不是被迫,我才不会穿呢。”


杰克鬼使神差地走向了窗台,一声“不,请回吧”哽在了喉间,终究还是没能说出来。不过,他倒是想听听这一位小小的人类想来这里做什么。


窗口立着的人儿有点紧张地抓着衣角,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冲着杰克笑了笑。她脸颊略有点婴儿肥,笑起来时的两个梨涡竟然有点可爱。


蝶翼一样的眼睫连连扑闪,眼角瞥着他的面具,似乎很害怕的样子。但无论从何种角度看,眸中涌动着的都似是满地碎琉璃般的光芒,色泽大概是最上等的emerald,澄澈得令人想起婆娑枝叶掩映下的窈窈鹿眸。

“Sure,my girl”

出于不喜与他人接触的习惯,他像拎小鸡一般两指握住女孩的衣领,只是手腕发力,便轻松地将她拎入房间内。

“先生,请不要这么粗鲁。”

女孩似乎受到了惊吓,她的眸子因不满眼角略微上扬,倒像炸毛的野猫,桀骜得愈发让人想逗弄。


“抱歉。”他嘴角泄出低低的笑声,又忍不住恶作剧地凑近她的耳朵, “你的腿还在发抖哦。 ”大概是因为自己的故作镇定被戳穿了,女孩羞恼的脸唰地蒙上一层早樱的嫩粉,

“真是一位不绅士的先生。”

“谢谢夸奖。”他丝毫不介意般地坐回钢琴前,手指有意无意地抚过黑白色琴键,

“然后,还有什么事情吗。”


“您就是杰克先生吧?我的名字是艾玛·伍兹。”她凝望着琴架上如黑白游鱼飘忽的五线谱,眼中溢出满满的好奇。

“刚才你弹得曲子真好听啊!爸爸说,这个庄园里会弹钢琴的,只有窗前满是玫瑰的杰克先生了,我就循着玫瑰香味过来了,这种有层次的香很好闻呢,是Damascna吧?”

杰克微微颔首,没多说什么。

他指尖轻轻叩着琴键,旋律流泻,却比刚才多了几分哀伤,如同迸着火星的陨石,在一寸寸陨落入大海时冷却,锋利得似一闪即逝的刀芒,却又柔和地令人迷惘。


伍兹附和着低低哼唱,一开始因为紧张,歌声显得很青涩,但渐渐的舒展开,女孩独有的软糯嗓音听得使人眉眼舒展,尾音是雨打芭蕉般的圆润感。


【Is the foggy heart Black or white?】
那朦胧的心是光明还是黑暗?

【Is the wavin' tears Deep or shallow?】
那闪动的泪海是深渊还是浅滩?

【Is the courtly love Black or white?】
那高贵的爱是纯洁还是污秽?

【Is the sleepin' beauty Distant or near?】
那睡美人是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边?


最后的音符落下的时候,有种氧气被抽茧剥丝般的剥离感,窒息的死寂使这首曲子得到无言的升华。

“很美的词,谢谢。”

“Sir,没有辱没您的曲子真是太好了。”
她乖巧地道。“您一定很喜欢弹钢琴吧?”

听到这里,杰克的手指几不可见地僵硬了一下,他转过身握紧了门把手,冰冷坚硬的金属感唤回了他的理智。

“伍兹小姐,请在这稍等片刻。”


减弱的脚步声分明每一步都敲打在心上,伍兹却似乎松了口气,杰克先生的气场真可怕呢,从侧面看过去,黑色的短发略显凌乱,紧贴苍白的面庞,嘴角也抿成僵硬的一条直线。


分明嘴上的话语礼貌得很,但那偶尔瞥来的眼神,冰冷而锋利,带着高高在上的俯视感。


“看来是个不好相处的先生呢……”


伍兹拽着蓬乱的棕发,面露苦恼之色,怯怯地嘀咕道。



————————————

*小科普
Rosa Damascna:大马士革玫瑰,香气细腻,多用于做玫瑰精油。
Emerald:祖母绿,被称为绿宝石之王,是相当贵重的宝石(五月的诞生石),国际珠宝界公认的四大名贵宝石之一(红蓝绿宝石以及钻石)。因其特有的绿色和独特的魅力,以及神奇的传说,深受西方人的青睐。

【瑞金R18*ABO】C*H*E

*R18预警
*lofballball你不要屏蔽啊
走评论链接
*瑞A金O
*ooc预警

【瑞金ABO】少年与沉沦

*ooc瑞A金O
信息素:瑞:冰薄荷 金:牛奶

*lof你厉害行不行?你知不知道我排版了半个小时?
【被屏蔽了咬牙切齿】

*@半月沉江 还债
1.
记忆中那缕飘扬的金发,竟是在岁月的流逝中灰暗下去,随着灰尘一起沉淀。


【乖,该睡觉了】


较为年长的女孩为两位男孩子掖好被子,在两人的额头处落下一吻,却比往常更加眷恋与不舍。

天边一缕一寸蔓延的暗色,细碎星光搅乱一池墨色。

【唔,姐姐我不想睡觉嘛】

金发男孩撅着嘴,很是不满的样子,死死揪住姐姐的衣角,眸中的那一汪倒映着星辰的碧水望得人心软。


【金,你看格瑞多乖啊!你也快睡吧!】

【呜啊!姐姐我又不是小孩了!】

秋好笑地揉乱金的头发,金忙着去抓她的手,却疏忽她嘴边溜过一瞬的苦涩。

【晚安,做个好梦。】

秋站起身来,清冽如茶的少女嗓音在寂静中回荡酝酿。

银亮亮的月光从窗中流入,洗涤着门开关扬起的灰尘。


脚步声远去,金用胳膊捅捅身边背对着他的银发男孩,压低脆生生的嗓音,唤着格瑞格瑞。

【别吵,睡觉吧】

声音清冷淡漠,却略带几分不耐烦,还带着晦暗不明的情感。


金不满地撇撇嘴,只得照做。


十五分钟后,身边传来了轻浅安稳的熟睡声,格瑞轻轻翻了个身,生怕把他吵醒。

这个笨蛋还是这么迟钝无害,但他可是注意到秋的不同了。

他的眼眶微红,喃喃道

【以后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金】

——————————————
2.
全登格鲁星上的人都知道,秋有个宝贝弟弟金,还收养了一个孩子格瑞。

金是个阳光的孩子,脸上常常带着明媚的笑,不仅勤奋努力,会帮助别人且嘴巴甜,很受欢迎。

虽然登格鲁星的大家都遭受奴役与歧视,但他们总会帮金分担一点工作,或者工作后塞给金一点好吃的。


较之,格瑞就更为冷静沉着,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小小年纪就聪慧过人,但根本没有人敢上去搭话

【倒是捡了个不错的劳动力啊,没有白给他吃饭。】


【嗨,可得了吧。就一个黄毛丫头养两个孩子哪养得起哦,又没有血缘,万一是个白眼狼可哭去吧】


【真是,看那副冷冰冰的臭嘴脸,像谁欠了他八百万一样。】


流言蜚语听得多自然就习惯了,格瑞连给这种人警告的眼神都懒得,况且,他们也只配在背后嚼舌根。

出乎格瑞意料之外的却是金冲上来提着其中一位路人的领子大吼,像发怒的小兽,一副随时可以拼命的样子。


【格瑞才不是白眼狼,更不是捡来的劳动力!他是我们的家人!更何况格瑞他有着你们都无法触及的光芒!】


金咆哮得声嘶力竭,似乎有阴冷之爪扼住他的喉咙,抽取丝缕氧气。胸膛上下来回起伏,竭力抑制自己的小脸一改平时的白皙,紧咬牙关,憋得通红。


【你们根本不懂…呜…格瑞这么温柔……】


眼角染上淡红,眼眶中打转的晶莹似乎随时要夺眶而出。尾音因为愤怒稍稍上扬,略略哽咽。

路人挣脱出来似乎恼羞成怒,伸手想要打他,格瑞本有点呆愣,却立即反应过来,扼住路人的手腕,力度之大可以看见明显的血印。


他没有成年,没有足够的力气与格斗技巧,但他有向天地发誓一定要替秋保护好金的决心。

【真是两个疯子!】

路人的脸色从红变白,众人一哄而散,他离开时还不忘扭头对他们骂骂咧咧的。

【嘿,格瑞?】


金见格瑞有点失神,就往他的方向靠近了一点,踮起脚尖在他眼前挥挥手。
手指修长白皙,干净又小巧的指甲,指腹染着早樱的嫩粉。
脸凑的太近了,格瑞一垂眸就能对上金眼中透明澄澈的天空。甚至还能感受到对方轻轻的呼吸像羽毛那样撩拨着自己。


心跳声吵得厉害,和这个白痴一样麻烦。


【笨蛋,以后不许再做这种事。】

【我才不是笨蛋。】金吐吐舌头

【格瑞你真的是很温柔的!他们根本不懂!】

金还是很生气,腮帮子鼓的像偷吃的仓鼠。

心毫无章法地擂击少年的胸膛。

吵死了。
————————————————
3.

自己喜欢上格瑞是什么时候呢?金苦笑一声。或许当年捡到他的时候就是了吧。明明衣衫褴褛,却挡不住他像兽一样锐利警惕的眼神。

当洗净后,他的光芒根本无法掩盖,在全登格鲁星大概是最好看的男孩了吧。

格瑞的紫眸,刚开始像一口干涸的枯井,冰冷、拒人千里之外,让人根本无法触及到眼中色彩。


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冰渐渐融化,那双波澜不兴的紫色眸子,分明是风止后的花海,深深望进去,温柔而又眷恋,似乎能听到月光在地上流淌的声音。

金喜欢格瑞的眼睛,有些小自私的想将温柔占为己有。
————————————————
4.
喜欢上金是从被收养那刻起。格瑞略略皱眉,眼神却意外的柔和。像永居黑暗之人第一次看见阳光而泪流满面一样。


缩在冰冷角落金伸出的手,初触是暖呼呼的体温,深入便是他汗津津的手心。


少年时代的金太过耀眼有一点小粘人,真挚却又充满稚气的笑,是一捧深嗅有阳光气息的向日葵。绝不会让人从心底对他生出一丝厌恶……

格瑞对待这份情感虔诚得如殉道者之于自己的神。生怕多迈一步,阳光就这样经不起碰地碎,虚形一晃,又只剩他一个人在黑暗中徘徊。

————————————————
5.
根本不是友情的情感在少年心中发酵。


那年的湖,还是记忆中的透彻碧绿。像一块轻轻晃动着的翡翠,阳光滤过灰尘,将纹路细细勾勒。


【格瑞格瑞!你看!我给你带了礼物!】


金从身后掏出一小束紫色碎花,花朵像揉碎的漫天星尘,缀着露水。明明笑得这么灿烂,露出干净的贝齿。格瑞却注意到金的手上满是泥泞,还悄悄地在裤子上抹一把。


【是不是很像你的眼睛!我还特地跑到后山去的!好不好看?!】

【还…不错。】

格瑞拉住金的手,用手帕擦干净。金却惊喜得笑了起来。

【那就是很好咯!】


【我可没………】这么说

几个字还没说完,就被金打断了,他低低嘟囔着什么。

【我喜欢格瑞。爱的那种。】

【……嗯。】

格瑞愣神之间,金歪头发现他耳朵意外地发红。他轻笑出声,下一秒却落入了有力的怀抱。格瑞身上似乎有一缕好闻的冰薄荷味。


金用指腹挑出一朵,根茎极为细弱,却又坚韧。放在离格瑞睫毛近处,


【你看,我送出去一束花得到了一片花海。】

————————————————
6.
秋天午后的阳光慵懒地洒满银杏树梢,风徐徐一摇,掉落破碎的梦境

金在树下打着瞌睡,迷迷糊糊间伸手去接,只接到一片凋落的金黄银杏叶。


梦境中,远方的秋脸上漾着一如既往的笑容,清清浅浅。少女的背影萧索而简洁,只是脸庞有些虚幻。

【姐姐?姐姐!】

金拼命奔跑,伸出手,想要去抓住什么,却在触碰的一瞬间,背影化作沙粒流过指尖,坠下,消失。

消失得无影无踪。

梦境破碎那一霎那,金的双手缓缓下垂,握紧。指关节用力得泛白,即使嘴唇快要咬出血来,他也丝毫没有感受到疼痛一样。


视线溃散,隐约看见熟悉的紫在眼前一闪而过。

【怎么………了】

格瑞顿了顿,感觉到脖颈处传来温热的触感,扭头一看,水渍打湿了衣袖。

【格瑞,姐姐走了。我只有你了……你能不能,不要走。】

金把头埋在格瑞的肩膀,肩微微耸动,稍显单薄消瘦,明明是无声哭诉,反倒带着泣血的哀音。


明明自己都懂的,向格瑞请求不要离开反倒是埋没了他的才能,可是偏偏就克制不住眼泪。

【嗯。】

只要你需要我,我就永远不会离开。


阳光微醺,醉了少年。

———————————
*che链接走评论

〖早安cp〗兰山春雪

  啊累死我了,假的都是假的。 @故城老长安
  等待安安画完!!!
――――――――――――――――――――
   初春的兰山要比瑶池福地还美上几分。

   芽顶着嫩嫩的子叶,怯怯地探头探脑。山坳间云雾迷朦,清灵灵的溪水忽闪、跳动着。

   险峻的岩壁上,一袭白衣灵活上下。长岸几下跃上了山崖,第一眼就是棵长势极为旺盛的树。树有力的虬干直指苍穹,叶子青翠欲滴,还隐隐透着灵气。主干大概有四人合抱还有余。

   长岸似是安慰,抚了几下哀号的肚子,目光一下锁在树最高处的果实。

“应该就是它了,先吃饱再问吧。”

   那果实在树的顶端,享受得天独厚的光照和雨露,大概是最大最饱满的一个,泛着生命的光泽,怎么看都很有诱人。

   提气运轻功跃上了树梢,长岸不禁轻笑出声:“这么大的果子,竟是颗枣。”抬手去够时,枣子化为一道红光,从指缝泄过,落在上方的枝桠上。

  “喂喂丫头,你竟然敢吃我?”上方传来嫩生生的嗓音,却好似露水漫过枝叶的轻灵之感,还带着几份分调笑之意。

  喊着别人丫头,自己也不过是个模样不超五岁的女孩,披着红斗篷,看不清面貌。

 “你是要来向这棵树问什么吧。”

 “对。”

  长岸有些防备地握紧袖中双刃,她是听摘星阁打探消息的专人说这有棵灵脉,大约有超过五千年造化,说不定能问出些什么。

  “哎不要紧张嘛。既然来了,便是我的客人,下来吧。”

  她一跃即下,稳稳着地,不知嘀咕些什么,骤然出现一张石桌与两张石凳。轻叩两下石桌,又赫然出现两杯飘着柑橘清甜味儿的茶,杯身白底金纹。

  长岸微晃杯身,眯起的眸中满是戒备。

 “你充其量不过是个枣妖,你怎会知道我来要问这棵树?”

 “丫头,我可不止是个枣妖。”

 她眯起了暖粉色的眸,似是非常不屑。

  

 “我是这里的灵脉,妖魂寄在第一个枣上,好歹也是有八千年修为的。就算不是什么异常凶猛的妖魔,但在妖界也算半个老祖宗。”

  “而且,看来你不懂兰山的规矩啊。嘛,毕竟是个人类,我也不来追究,好好听着。”

   兰山的八千年灵脉,只要你愿提一壶好酒,带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你可以问来你想知道的。作为交换,就要看你带的酒够不够好,你自己的经历精不精彩。这样一来,寸步不移,她也能够知晓外界的事,又能喝酒,简直美哉。

   长岸默默听着,若有所思。

 “你身上的酒很不错嘛,丫头。”枣妖的眼睛迸发出别样的光彩,一副极其陶醉的模样。

   呵,这只枣妖还是个小酒鬼,鼻子挺灵。长岸轻扬着嘴角。

 “挺识货的嘛,喏,给你。”

    手中的翡翠酿划出一道弧线,枣妖勾勾手指,便立刻改变了路线,像是自己飞入了她的掌心。

   静谧之下,半透明的瓶身微晃,琉璃般的液体回转,泛着点点的幽。醇香沁人,单单抿了一点,便是唇齿留香。

  “好东西。”枣妖颇为满意地点点头,连三口下肚,脸颊飞渲开早樱的粉嫩。

   “喂,这酒很烈的。小孩不能喝太多。”

   “我可不是小孩。”枣妖鼓了鼓腮帮子,“不过你倒是个很温柔的人嘛。” 

   “说说,你想知道什么。”酒让她很满意,不知这经历尝起来如何。

   “听听我的故事。”长岸稍愣,但很快端起了茶杯,微垂的发丝遮住发红的耳尖。 袅娜的茶雾渐浓,裹住思绪缓缓飘动,直飘向三年前的那个雪夜。

   ――――――――――――――――――

   风凄厉地哀号,卷席着雪呼啸而来 。粘稠而温暖的液体浸透整个雪地,似乎不是自己的。她半跪在地上,紧握双刃的手无力垂下,“铛!”一声双刃落地。因为脖颈处不知何时缠上两根碧丝,勒得她喘不过气来,眼前一片血红。

“忘记这一切,你会过的更好,长岸。”

大脑嗡鸣间,记忆破碎成碎片,趋于空白,只记得两个字,长岸。

她醒来时,在一个城镇里,替人家做守卫攒够了钱,跑到摘星阁去打听,也没有消息,只记得要来这里找灵脉。

枣妖放下玉瓶,似是嘲讽似是哀叹。

“你也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呢。真美啊。”

她的指尖堪堪停在长岸眸前,离睫毛还有一寸的位置。

“你的故事还不错。现在,听听我的。”

茶雾模糊了长岸的视线,她迷糊之间看见斗篷下枣妖微卷的长发,是暖粉色的,发尖却微微透着金色,比阳光透过树梢破碎的光线还好看。

 

    枣妖在妖界有着不错的人脉,那些比她小的妖怪都爱唤她“八枣”,也喜欢提酒上山听她讲故事。

    她才两百岁的时候,在人间算是五六岁孩子的年纪,刚刚学会化人形,就忍不住偷跑下山。

  她遇见一个痴于修炼的剑客,负责守护山脚村落的宁静。

    她现在脑海里还刻着剑客姣好的面容,银色发丝随风飘扬,像初春杨柳刚吐露的柳絮,被发带绾起,勾勒出优美的颈部线条。尤其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侧面看过去,似一池平静的春水,眯起时,便柔柔地晃动,夺人心魄。

   剑客有一手好厨艺,八枣就很快乐地跟在她身后蹭吃蹭喝,还常常跑去偷挖剑客埋在庭中树底的酒,喝得大醉又开始撒泼,总要剑客抱着哄半钟头才肯消停。简单来说,她很愉快地被饲养了。

   剑客的名字很好听,叫长安。长安有时会嫌弃地捏捏她脸蛋问“丫头,你又偷喝我的酒了?”但长安不会记仇,转身又会温柔地给她去做饭。

   只有一天,长安发怒了,她瞪着好看的眸,一池水惊起三尺浪,直剩下滔天的怒火与恨意。

“我以为你是个善妖,才没有立刻杀了你。”双刃泛着冷凝的锋光,架在八枣脖上,略微用力,一缕血丝滑落。


   八枣没有去看雪地上遍地的尸骨,那是她亲手终结的,那是她的罪。可这些村民,本就该死。提着百花酿扭捏诉说心事的小蝴蝶;扑棱着翅膀在她耳畔偷笑的麻雀;一副呆头呆脑实则憨厚善良的盔甲……它们无罪,却落得这样的结局,小麻雀还没找到它的哑巴恩人呢,小蝴蝶还没向那个白衣书生告白呢,盔甲还没找到它心心念念要保护的主人呢…………一切都没有了,它们的死,这些凶手一个都跑不掉。

  没错,她是一个恶妖,断四肢,剖心腹的事她也会干。

碧丝蔓上长安的脖,

“你错信我了。”嘴角的笑,诡异得张狂。

“忘记这一切,你会过得更好。长……岸。”

  茶终究冷却,茶雾退去之际,长岸捏紧了袖间的双刃,嗓音稍显嘶哑。

“你为什么不说?”

  枣妖无言,尝尽最后一滴翡翠酿,舌舔过红润的唇笑道“我欠你的。”

   她捏起一个口诀,瞬移到长岸面前,斗篷扬起,长岸 看清了枣妖的容貌,下一刻,双刃被枣妖抽出刺进胸膛,几缕殷红飘零,染红无暇的白衣。“我来还。”

   妖魂被伤,枝繁叶茂的树迅速流失大半生命气息,翠叶化作枯叶飘零。明明是初春,却下了八刻的雪。

  
   兰山,再无灵脉,也再无一位负着双剑的白衣剑客。

  

『瑞金夫夫日常』平安夜的你与我

  爆肝的瑞金圣诞贺文
(大概是老夫老妻相处模式?)

『Merry Christmas!』
 
献给一直支持我的你们!

ooc预警

――――――――――――

  寒风裹挟来一层细得同粉似的白雪,总归有点冬天的样子了。昏沉的夜幕在指腹处坠落,与那支离破碎的光尘编织缠绕。巷角灯影迷离,绰绰黄影在地上勾勒出一圈似纸般脆薄的晕。

  仰头嘴角溢出的白雾漾开,格瑞略有些出神,他站在路灯下,看拥挤的人群随波逐流着。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一晃眼就是圣诞夜了……

  四周的人们有说有笑,或是戴着圣诞帽,或是顶着着红绿条纹的蝴蝶结。店门口的圣诞树也摆出来了,霓虹灯绚烂的光芒点亮一个喧闹的夜。

  他就这样立在路灯下,微黄的光拓出他寂寥的身影。似对这种节日十分不屑似的,冷眼旁观着人们的嘈嚷。

  在他愣神之间,脖颈处突然传来一阵刺骨的寒意。

  “金。”他连回头都不用,准确地喊出身后人的姓名,一只手扼住他不安分的手腕沉声道“明明体质偏寒,怎么又不戴手套?”

  “嘿嘿不愧是格瑞!”金悻悻地收回了手,果然不出所料,十个指尖都冻得通红。
 

“我忘记了,着急着赶出来见你嘛。”他咧嘴,露出细碎白净的贝齿。
 

  “笨蛋。”格瑞在心底默默叹了一口气,将他的右手塞入自己的口袋,不容任何抵抗地令之十指相扣。汗津津的手心传来一阵有力的温度,在金的四肢骨髓间游走,最终丝缕融在心头,轻柔舒和。

  “走吧。”
 
  “嗯!”

  金并肩与他迈步,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着,反正有了格瑞,只是散散步也是很开心的。金全程都唧唧喳喳不知在说些什么,甚至偶尔还激动地比划起来,像一只刚见世的雏鸟,打量着面前的世界,新奇极了。

  “唔格瑞你怎么还是老样子,不喜欢参加这种节日!明明圣诞节可好玩了啊!”
 

  他随手挑了一个鹿角发箍戴在头上,仰起得意的小脸,“是不是超酷!”似小鹿一般无辜水净的眸子眨巴眨巴,就差在脸上写上三个大字“快夸我。”

  “……”格瑞沉吟了一会儿,决定无视身边人炽烈的凝视“挺蠢的。”

  “唔啊啊格瑞,你就不能诚实一点吗?”金郁闷地鼓起腮帮子,像一只抓狂的小动物正气得跳脚。

  突然,他眯起眼睛,坏笑着抓起摊边的条纹蝴蝶结,一下别在格瑞披散下来的银发上,竟毫无违和感。

  “哈哈哈咳……咳,哈哈哈,格瑞你超酷的!”金笑得快要瘫在地上直打滚了。

  格瑞硬生生把喉间想要安慰金的“其实还不错”给咽了下去,满脸黑线,一把扯下蝴蝶结。

  他阴沉着脸,投去极含威胁性的一瞥,竖起两根手指在金面前晃了晃。

“你想想我们家有什么可以一变二的?”

  金愣了两秒,很快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他的脸颊飞漾开两抹红晕,使劲把喉咙里的笑全部憋了回去,气都不敢喘,像打了霜的茄子焉了吧唧的。
 

  “格瑞老师,我错了!”他双手合十,可怜巴巴地尽最后力量争取,就差没直接双膝跪地,磕头认罪了。

  “别说叫老师了,叫老公也不行。”格瑞颇为好笑地一挑眉,嘴角极其罕见地勾起似有似无的笑意。

  “我带你去看烟花还不好吗?”金小声喃喃道,手不安地绞着自己的衣角,“听说A市这儿的烟花很好看呐。”

  “嗯,看你诚意。”

    才怪。
 
  格瑞撩开金额上凌乱的发丝,别在他耳后。

――――――――――――

   烟花迸裂出绚烂的光芒,划开喧闹的夜,转瞬即逝。人们纷纷驻足仰望天空,脸上都挂着满足的笑。

  “好看吗?”金眺望着天际,眸中掩不住的笑,眉清目秀间,藏不住的好看。

  “嗯,好看。”格瑞微滞地看着金,呼吸都放缓了,生怕触碎这梦一般绚丽多姿的画面。

  当唇触上唇,彼此间轻柔的呼吸如羽毛般撩拨人。暖暖的,漾在唇角。心跳渐渐放慢,消融在这一刻。

  “圣诞快乐,格瑞。”

  “圣诞快乐,金。”

――――――――――――

什么东西一变二?

三天内同房次数。

――――――――――――

安仙女下凡辛苦!我我我,爆肝!

故城老长安:

和枣枣正反派pa的粗略设定,糊得很开心2333
(长岸是paro里设定的名字 枣枣的名字待定,所以先写上圈名)
安枣安大法好! @瑞金逼婚大队长🍁

谢谢你们!百fo达成!

诶诶!已经百fo了吗??!『交叉线震惊』
那这里自我介绍一下吧!
这里八枣!双修垃圾!『主写文』
叫我枣枣或八枣都可以!
我爱我家安仙女!
这里我CP@故城老长安
正在写我们的同人『开心』
欢迎大家吃枣安或安枣!
这里我绑画 @婶婶!
主吃瑞金!其余雷安,安雷,雷卡,嘉金,以及友情向的all金我都吃得下!
非常欢迎找我来玩!求天使们留言砸私信砸死我!
百fo瑞金车正在肝! @苏家小瑾 陪伴我很久的小瑾点的!很喜欢这位小天使!
感谢你们!以后我们一起走下去!『鞠躬』

我爱安安啊啊啊啊!安仙女下凡幸苦啦!
@故城老长安 吧唧一大口

故城老长安:

放个摸鱼吧!

和枣枣一起小声bb(buni)
左边枣右边我

吧唧一大口这人 @瑞金逼婚大队长🍁

【瑞金夫夫讲故事】血与恶魔part1 血液暗涌

黑帮设定,恶魔设定
人偶师瑞X人偶金
严重OOC预警
如果不好吃请务必给我留言好吗?
不然我会一直在想我哪儿写错了。

———————————

压抑得令人窒息的黑暗渐渐收敛起自己可怖的爪牙,一缕曙光绽放在天边,拨开重重迷雾,却无可奈何地被拦在了窗外。室内黑色斗篷下的人儿轻轻舐过食指上的血珠,手指修长而干净,手上清晰的伤痕却令人心惊。

房间内挂着厚重的窗帘,遮挡着里面一室的凌乱,墙上的干涸血迹以及地上六芒星的图案,那人的目的,像杂乱的红线拧在一起,却清晰又坚定地指向真相。

“完成了。”即使紫罗兰色的眸子淡漠得像是千年不化的坚冰。但略微上扬的嘴角,透露出那人内心的欢悦,他转身仔细地收好手中的雕刻刀。

“你可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啊。”

他嘴角抿着那抹似有似无的笑,将窗帘略微拉开半寸,一缕光芒洒下,轻吻着他面前的人偶,为他面前这位倒霉的新生儿作无用的祈祷。

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闪耀,纷纷扬扬的灰尘相形见拙,不甘地在光芒下沉淀。

“就叫你金吧。”

他摘下黑色斗篷的兜帽,清冷的银发与阳光格格不入,像是坚冰对阳光无声地抗拒与斗争。

金发少年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睫毛如欲飞的蝴蝶轻颤,光洁无瑕的肌肤上满是血痕,看似纤弱却暗藏爆发力的四肢,圆润白嫩的脚趾轻点着鲜血浸透的地毯。

这是一位年少的恶魔,头上的角闪动着寒光,背后翅膀包裹着略显单薄的身体。

完美。

银发少年一下咬破刚刚止血的伤口,涓涓嫣红涌入金的口腔,苍白的唇瓣晕开耀眼的红,美得能与窗口摇曳的红蔷薇相媲美。

金有了意识,猛的睁开眼,蝴蝶惊飞起来,划过优美的弧度。猩红的眸子死死地盯着银发少年,要把他深深刻在脑内一般。

他卑微地半跪在地上,贪婪吮吸着温暖的血浆,小小恶魔得意至极,尾巴一下一下地摇晃着。

“从此以后,我是你的主人格瑞。”
银发少年似乎被咬得太痛,紧锁眉头。

“是的,格………主人。”

作为奴仆,金没有权利喊主人的名字,但他眼底却划过一丝狡黠,尖锐的牙便报复似的刺得更深。

呵?主人?


恶魔没有主人。



———————————
求小蓝手小红心和留言私信QWQ
之前发过一次,没有热度我已经删了,
是我损友强烈要求重发的。





肝了趟文一回来自己CP都快被拐了?
八枣枣X故长安(早安CP✅)
@故长安 
不存在的,长安安不给你们略略略